中德乐队学院相互取经、共话未来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20 09:32

[摘要]讲座交流结束,里格尔鲍尔在上交团长周平陪同下,参观了今年10月刚刚开馆的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

柏林爱乐乐团在上海热战正酣,除了带来两场重磅音乐会,乐团乐手还参加了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与上海交响乐团在足球绿茵场的对决,另一支“先遣部队”亦与上海交响乐团下属的上海乐队学院进行了交流。

11月13日,卡拉扬乐队学院(柏林爱乐创办)院长、柏林爱乐低音提琴手彼得·里格尔鲍尔来到上海乐队学院,双方共同探讨了乐队学院的建设问题,并计划将来就两个学院的教学和演出展开更多合作。

彼得·里格尔鲍尔与上海乐队学院交流。

相互取经

1972年,卡拉扬乐队学院由时任柏林爱乐艺术总监的卡拉扬创办,世界上第一个乐队学院由此诞生。学院旨在帮助音乐学院毕业生,通过在柏林爱乐的实践学习,迅速积累乐队演奏经验,为未来在交响乐团就职做准备。

如今,卡拉扬乐队学院的毕业生遍布全球,不少人走进维也纳爱乐乐团、慕尼黑爱乐乐团、伦敦交响乐团、香港管弦乐团等世界一流乐团,柏林爱乐更有三分之一的成员来自卡拉扬乐队学院,里格尔鲍尔便是第一届毕业生。

上海乐队学院成立之初,也曾借鉴包括卡拉扬乐队学院在内的国外先进办学模式和教育经验。

作为卡拉扬乐队学院院长,里格尔鲍尔主要负责统筹学院各项行政工作。和上海乐队学院师生交流时,他介绍了卡拉扬乐队学院严格的甄选制度:“学院全年招生,考生们要在所考声部的柏林爱乐演奏员面前进行几轮考试,然后由全部成员投票选拔。考生录取率一般在5%左右,有可能一个也不录取。当然,学生被录取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他们每年还要参加超过30次室内乐演出和乐队实践,老师们根据他们的表现实时评估,每个月都有人离开我们。”

交流中,上海乐队学院执行长何大耿发现:“卡拉扬乐队学院的室内乐教学和我们不同,他们是由柏林爱乐的演奏员直接参与,和学生们并肩演奏,这可以让学生更直观地领会演奏技巧、合作意识。未来,我们也会在上海乐队学院的教学中推广这一点。”

里格尔鲍尔则表示,上海乐队学院关于亚历山大技巧的教学,更好地帮助学生们调整了演奏习惯,很值得卡拉扬乐队学院学习。

里格尔鲍尔在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

共话未来

讲座交流结束,里格尔鲍尔在上交团长周平陪同下,参观了今年10月刚刚开馆的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

里格尔鲍尔惊叹于上交近150年的历史,在博物馆二层展厅的一张老照片里,他惊喜地发现了自己的身影。当时还很年轻的他就留了一把浓密的大胡子。

原来,1981年1月,时任上交团长的黄贻钧应邀赴德,指挥柏林爱乐排演了三场音乐会,里格尔鲍尔正是其中一位乐手。黄贻钧不仅是第一位指挥柏林爱乐的中国指挥家,更为柏林爱乐带来了中国作曲家的作品,里格尔鲍尔对此印象深刻。

1981年1月,时任上交团长的黄贻钧应邀赴德,指挥柏林爱乐排演了三场音乐会。

其实,上交与柏林爱乐的缘分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初。

1906年,德国指挥家鲁道夫·布克被任命为工部局乐队(上交前身)指挥,同时带来了6位欧洲乐师。来上海之前,布克担任过柏林爱乐客席指挥,他的到来给工部局乐队吹来了一股新风,管弦乐队不仅初步形成,演出重点也转向了经典曲目,这些都为上交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来到新世纪,上交与柏林爱乐的互动合作也更多了。

柏林爱乐首席、卡拉扬乐队学院导师诺厄·本迪克斯-巴尔格利在上海乐队学院。

今年6月,柏林爱乐首席、卡拉扬乐队学院导师诺厄·本迪克斯-巴尔格利就来到上海乐队学院,与学生进行了一周的教学和演出活动。在这之前,柏林爱乐长笛首席帕胡德、单簧管首席奥滕萨默也曾为学生上大师课。

未来,卡拉扬乐队学院与上海乐队学院将进一步增进交流互访,柏林爱乐、卡拉扬乐队学院也将派更多音乐家来沪开展教学演出活动。(文/廖阳)

本文转自澎湃新闻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