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升级or降级?三张图表告诉你,消费到底怎么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25 17:12

消费升级or降级?三张图表告诉你,消费到底怎么了

2018-09-25 16:41来源:经济观察报科技/消费/GDP

原标题:消费升级or降级?三张图表告诉你,消费到底怎么了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实习记者 刘璐 9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

《意见》的主要内容有三个方面:一是构建更加成熟的消费细分市场,壮大消费新增长点;二是健全质量标准和信用体系,营造安全放心消费环境;三是强化政策配套和宣传引导,改善居民消费能力和预期。

在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出口已经疲软,投资更是频频走新低,消费到底怎么撑起中国经济?

消费问题出在哪里?

9月12日,央行公布的《2018年8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显示,8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175.24万亿元,同比增长8.3%,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2个和0.7个百分点。

两天后,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1542亿元,同比名义增长9.0%,增速较前月虽回升0.2个百分点,但从今年3月的10.1%开始就一直走低,甚至5月-8月一直没有破9。

不难看出,储蓄增速走低,但是居民的消费能力却没有提升。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目前中国消费增速不理想,收入、房地产与供给不足是主因。

“广大中低收入阶层居民面临的是收入与房子的约束,从而导致有效需求不足,而高收入阶层居民则面临供给无法满足需求的约束。”潘向东说。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则表示,目前居民消费服务化的趋势是加强的。

“1-6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增长9.4%,较1-3月下降0.4个百分点;但最终消费支出对GDP累计同比的拉动却由1-3月的5.3个百分点上升至1-6月的5.34个百分点,这折射出当前居民消费服务化趋势加强。”鲁政委说。

潘向东指出,2018年前两个季度消费对GDP的拉动率都在回升,而GDP增速在下降,这至少反映消费是中国经济的“稳定器”。

消费动力在自哪里?

到底影响消费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

潘向东认为影响消费的三大因素中就有收入,而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也认为,在供给一定的情况下,消费能力取决于消费者对生命周期内收入的预期。

央行三季度问卷调查报告显示,居民未来收入信心指数为52.7%,回落0.8个百分点。今年以来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与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增速的缺口有所收敛,但缺口依然为正,收入差距还在继续扩大。

此外,居民消费增速和收入增速在2017年出现背离,收入增速从2016年的5.6%上升至2017年的6.46%,而消费支出增速从2016年的5.7%降至2017年的4.15%。

收入增速是在上升的,和消费支出增速是背离的,为什么收入以及收入预期是影响消费的关键因素呢?

程实解释,居民长期预期收入包括居民可支配收入、家庭资产和居民长期预期三项,而居民长期预期收入才是真正重要的因素,因为它的扩大会增加“消费者福利”。

程实将中国的消费现象进行抽象化,纳入一个坐标系中,以消费者的总福利(U)为纵轴,商品和服务的一般价格水平(P)为横轴。

居民长期预期收入曲线(E)的内侧(曲线左下范围内),覆盖了居民能够买得起的所有消费组合;供给侧生产边界曲线(Sn)的内侧(曲线右上范围内),覆盖了厂商所能提供的所有消费组合。

程实表示,n的数值越大,Sn所带代表的供给品质越高,Sn内侧的消费组合品质就越好。

由于科技进步提升了生产效率,因此将推动所有的生产边界曲线同步向左下移动,消费者迈向下一个阶段的更优质消费,所需要的额外支付越来越少。

“消费升级与否只看消费者福利增加与否,升级与降级只是一个相对的过程。在充分利用居民消费能力和供给侧生产潜力后,供给侧生产边界与居民长期预期收入相交于一点,当消费者福利处于该交点下方时,消费降级,反之消费升级。”程实说。

为了更好提升消费水平,潘向东给出了三点建议:其一,有实质性的减税降费,提高居民收入;其二,从过去粗放式、依赖房地产的经济增长模式中逐渐转型;其三,推动供给侧的改革,打破制约3亿中产阶级消费升级的供给体制约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