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童年被拐怀疑自己非亲生 重刑犯求助狱警寻亲成功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15 08:43

  梦见童年被拐 重刑犯寻亲成功

  狱警帮忙寻找家属成功即将认亲 之前服刑多年无人探望

民警告知郑江DNA比对结果 供图/福建省龙岩监狱

  近日,福建龙岩监狱重刑犯郑江写下一封求助信,恳求民警帮助他寻找亲生父母,民警随后发动网友帮助寻亲。13日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从龙岩监狱得知,郑江与贵州籍周女士的血液样本DNA比对成功,周女士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重刑犯做梦怀疑自己非亲生子

  11月26日,福建省龙岩监狱内,34岁的重刑犯郑江写下一封求助信,信中称,他从小一直怀疑自己是被抱养的孩子,希望民警帮其寻找亲生父母。“请领导们帮帮我,这是我三十年来的一个心结。”

  这封求助信从龙岩监狱三监区九分监区寄出,摆在了福建省龙岩监狱监狱长的案头。而这封求助信起源于郑江的一个梦。

  在龙岩监狱的高墙内,瘦削的郑江一次次从半夜噩梦中惊醒。白天,郑江总会思索起这些奇怪的梦。管教民警陈林彬很快觉察到他的异常。在多次谈话中,郑江坦露了他的心结。郑江说,他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一个买来的孩子,最近,经常梦见亲生父母在召唤自己。

  陈林彬介绍,郑江缺乏父母管教,从小被爷爷拉扯大。9岁时爷爷过世,“连环噩梦”便接踵而至。先是梦见在和父亲逛街时被陌生人抱走,后是梦见自己家满是黄泥土的墙壁。醒来后的郑江感到无所适从,因为自己与父亲长得不像,梦中“爸爸”的长相、个头与现实中的父亲差别很大,再联想到邻居们的异样目光,姑姑对他的“野孩子”称呼……年幼的郑江便种下了一个心结:自己是被抱来的孩子。

  民警帮助寻亲 姐弟相认

  收到求助信后,监狱民警决定对此事展开调查。

  陈林彬认真查阅了郑江档案,多方打听,在休假期间还询问了郑江所在的户籍地派出所。在福建南安市仑苍镇,陈林彬来到郑江户籍上记录的家庭住址。郑江的家门紧闭,邻居称郑江父亲在外地打工,不在家。

  在实地探访之余,龙岩监狱的工作人员于11月28日在微信发布了“帮助郑江寻亲”的消息,发动监狱民警和家属转发寻亲消息。消息中附加了郑江的档案记载。

  “福建全省有一万多名监狱民警,每人发动10个亲友,就会有10万多条寻亲信息,人多力量大。”龙岩监狱的领导说。发布寻亲消息四天来,龙岩监狱获得了网友的数万条留言和数百条线索。但经过重重排查与核对,各方线索均被监狱否定了。

  11月30日,福建省监狱管理局接到一个电话,福建晋江市一位卖早餐的张大姐称,郑江很有可能是她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张大姐说,寻亲消息中描述的家乡场景与她的老家极为相似,有黄土墙房子,稻田和门前小河。张大姐略带哭腔地告诉民警,30年前,父亲带着4岁的弟弟在赶集时走散,弟弟头上的伤疤与郑江的伤疤吻合。弟弟失踪后,家人心急如焚,寻遍了附近的村庄。

  接完电话后,福建省监狱管理局立刻将线索告诉了福建龙岩监狱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民警陈林彬电话联系了张大姐,要了张大姐的照片,但对比后也不能确认。为了确认血缘关系,张大姐将母亲周女士接到福州市,准备做DNA比对与检测。12月13日下午,北青报记者从龙岩监狱获悉,12月12日,郑江与贵州籍周女士的血液样本DNA比对成功。监狱里,正在劳动改造的郑江在医生处得知消息后,喜出望外,对监狱民警连声道谢。

  北青报记者从福建龙岩监狱管理局办公室获悉,龙岩监狱计划于今日举办一场认亲会,让郑江与亲人在监狱团聚。

  服刑十年无人探望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童年时期的郑江因缺乏父母管教,寄养于姑姑家。上学时抽烟、打架斗殴。在郑江15岁时,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在福建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改造。出狱后,郑江在福建南安因琐事参加打架斗殴,其同伙将对方打成重伤致其死亡。之后,郑江向警方投案自首,因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处重刑缓期两年执行,关押在福建龙岩监狱。

  管教民警陈林彬称,郑江服刑10年间,没有任何亲友探访,属于无书信、无会见、无接济的“三无人员”。

  文/本报记者 张夕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